收藏本站
我的資料
   
查看手機網站
其他賬號登錄: 注冊 登錄
繁星中文
奧創星元公司旗下網站

情思溫婉:玉茗冊

1262
發表時間:2023-09-13 10:40作者:王良勇來源:繁星讀文

行駛在崇邛新大道,天空碧凈如洗,車速留下飄逸的線條,杜辰從一條柏油小路旁出,誤入小巷深處進退不得,只見一位老婦人正在修剪院前的花草,院額“一畝芳塘”格外撩人,他隨著曲折小徑,不由得進了屋。

古色古香的院子,藏在綠蔭之中,花草點綴其間,寬闊的轉廊,為到來的客人提供了飲茶消時的空間,杜辰點了一杯“淺秋桂花茗”;一位身穿白色旗袍的女子,約莫二十來歲,容貌優美,她也正在此飲茶,凝望人時,眼中似有星光閃閃。

“一盞茶時”“慢生活”“就是躺平”……細細品味它的陳設時,茶已經上桌了。

“這是你的茶,記得要和這些水果一起吃,才有味兒”

茶杯上浮動著淺淺的桂花,塊冰與茶水、奶色融在一起,通過透明的玻璃杯來看,則別有一番風味,杜辰攪動著茶,看見了那位女子的笑容。

杜辰低頭飲了幾口冰茶,又吃了幾顆水果,漸漸地卻感覺身體發軟,陷入了一陣昏睡。

……

夢中,杜辰置身在一片雪林之中,大雪紛飛,叢林之間空無一人,道路玉樹瓊枝,偶有小溪,天空呈現一片銀灰,山谷腐草沃雪,雪泥之上,則凋落了許多山茶花,有紅的,有白的,有黃的。

情不自禁地拾起幾朵山茶花。

沿著石徑小路,杜辰才到達了雪龍嶺,懸崖之上結了一排排的冰,如笙簫并列,而山谷有一石,則刻有“相思谷”三字,他將手中的花瓣灑落,一陣香氣撲面而來。

眼前一女子翩然降落,雖于雪谷驚現卻衣裳單薄,姿態燦然,面容清澈,在不語的瞬間,卻又似惹上了惆悵,竟顯憂戚,等走近了時,才發現,她是在流淚。

“小姐何故流淚?”

“因為你……”

“我?!呃呃……我不認識你啊”

“年年都來看山茶,最是杜郎偏愛她,她若知我偏愛意,雪中點頭微笑呀……”

“這是我寫的詩,不過都是好幾年前的事了”

“你現在知道我是誰了吧?”她問。

“哎,我真的猜不到?!?/span>

她詭異一笑,然后生氣諷刺道:“你說偏愛我,可能也是騙我的咯”

杜辰似乎明白了什么,但又問道:“請問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玉茗,寶玉的玉,茗茶的茗”

杜辰欣喜一笑,接著說道:“玉茗者,山茶花之別稱也,陸游有詩曰:釵頭玉茗妙天下,瓊花一樹真虛名?!?/span>

她莞爾一笑,說:“謝謝你的夸獎!”

“古代許多文人以花為喻,選擇一種花作為自己的喜愛,陶淵明喜愛菊花,林和靖喜歡梅花,柳宗元喜歡芙蓉花,蘇軾喜歡海棠花,如果要像古人那樣找一種喜歡的花,我唯獨喜歡山茶花?!?/span>

玉茗欣慰一笑,說道:“我是山茶花妖,你說喜歡山茶花,算是喜歡我?”

看著眼前貌美如花的姑娘,哪有不喜歡的道理?可是杜辰卻說道:“我喜歡的花是山茶花,而你卻是一個大活人呢?!?/span>

“我這樣的大活人你不喜歡?”

杜辰轉喜為悲,嘆道:“你年輕貌美,從外貌來說我很是喜歡,但是喜歡又不僅僅只是外表,若你的靈魂不得我歡喜,那么我也只是沉溺于你的外表?!?/span>

“我的心靈早就給你坦白了,只是你還不領情?!?/span>

像當頭棒喝,杜辰感覺這一切來得好突然,就算是對一朵山茶花兒深情,她竟然也會懂得感恩,愿意化作人形,來報答對他的深情,她從花妖變為人,會經歷多少苦難呢?

“對不起,我有負你的深情,我本說年年來看你的,可是我有時也不來……”

“是的,我只有盼你,只有等你,你不來我就只有以淚洗面……”

杜辰將玉茗抱入懷里,哭道:“我多么渴望,與你的愛情是真的,我多么渴望,你是陪在我身邊愛我的一個人?!?/span>

玉茗亦淚道:“我也多么希望自己永遠是個人,可是我是個妖,我要么成仙(見不到你),要么永遠墮落為妖,只能短暫為人?!?/span>

“為什么呢?”

“因為我自毀道行,才能永做一棵山茶花樹,才能期待你來看我,才能幻化成人進入你的夢……”

“沒有別的辦法了嗎?比如我帶你走出夢境,讓你成人?!?/span>

“你太天真了,我只有年年墮落成妖,才能見你……”

“你本可以飛升成仙的,我覺得對不起你的深情,你為了我受罪成妖,只是為了我,不值得……”杜辰說道。

“當你拾起那朵山茶花時,唯有你拾起那朵山茶花時,我的心便托付了你,便愛了你……”

“不行,我必須要讓你成人,讓你復活……”

可是杜辰的倔強,便是摧毀掉那個短暫相會的夢,他不知道,山茶花妖需要靠多么大的能量支撐才能幻化成人,他更不知道妖精如何才能幻化成人。

當杜辰想從夢中帶走“玉茗”時,玉茗瞬間崩落成陣陣花瓣,花中一塊冰凌刺中杜辰的心臟,他從夢中瞬間驚醒,而手中卻多了一朵鉤針編織山茶花,他看到桌上有一些水滴,不知道是茶水還是淚滴,他突然想起了坐在不遠處那位旗袍女子?;蛟S……

驚問道:“那位穿白色旗袍的女子哪里去了?”

那個端茶的老婦人笑笑,說道:“她走了?!?/span>

“你怎么不留著她?”

“哦,對不起,她是你朋友嗎?”老婦人慌忙道歉。

“她不是我朋友,但我感覺陷入夢境和她有關?!倍懦秸f完,慌忙跑出院子,想要找到那位女子,可是哪里還有人呢,而他的車子正好也調轉了頭。



【編輯:楊軍,審稿:闌石】

熱門文章

熱門文章

副標題

本網站是免費的文學分享交流網站,所收錄的作品、圖片等資料均來自用戶投稿
如上傳內容侵害您的權益,請告知我們,一經核實,立即刪除,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