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
我的資料
   
查看手機網站
其他賬號登錄: 注冊 登錄
繁星中文
奧創星元公司旗下網站

一條泥鰍會說話

20
發表時間:2023-01-11 10:54作者:白洋

沿著一坡一坡的梯田下去,下到最低處,是一丘呈斜圓狀的稻田。在稻田的一角靠近絲瓜蔓下面,是一條寬若二十公分的溝。這條溝順著稻田,一直延伸到這丘田的末端,拐了一個彎,到了另一丘田。

  這條溝在泥芭懂事的時候就有了,泥芭如今都十一歲了,這條溝還是老樣子,溝里的水永遠夾著泥,流不動,永遠是褐黑色。泥芭對這條溝很熟悉,因為他從五歲起,每年都要在這條溝里盤泥鰍,他認為這條溝里的泥鰍,無論是水煮還是油炸,味道都跟別的地方不一樣,肉鮮嫩,味道好極了。

  泥芭將這條溝取了一個名字,叫水芭溝。

  泥芭有個哥哥,叫水宏。水芭溝就是取了哥倆的名字中的一個字,以前是沒有名字的,是泥芭拽著哥哥,胡亂取的一個名字。

  水芭溝的泥很厚,泥芭的腳伸進去,泥都要沒到膝蓋,所以冬天他們是不去的。捉泥鰍一般在春末到秋初這一段時間,天氣暖和的時候去捉。泥芭一直以為,捉泥鰍就是為了吃掉它們,就是為了填飽自己的肚子,為了打打牙祭,換換口味。因為,泥芭所住的村子,是個非常偏僻的村子,如果要到最近的城里去,也要翻過五座大山,趟過五條大河。泥芭長這么大,還只去過城里一次,他都快記不得城里的模樣了。

  這天,剛剛殺了禾,田還沒有犁,稻茬一行行不規則地站在田里,歪七扭八仿佛剛從睡夢中醒來。泥芭看著爹娘和哥哥累了一天,便想給他們弄點好吃的,他想到了去捉泥鰍。

  于是他來到了水芭溝。

  水芭溝還是老樣子,黑乎乎的,邊上的雜草快要將溝蓋滿了。泥芭將桶放在絲瓜蔓邊,將褲腳捋到膝蓋以上,捋結實了,便下到了水芭溝里。盤了幾下,泥芭便發現了幾條泥鰍,他雙手并排,窩起一點,將泥鰍連泥帶水捧進了桶里。盤了不到半個小時,泥芭便已盤夠了足夠吃一餐的泥鰍,他想再抓幾條,就準備打道回府。

  泥芭盤到足有手臂深的地方去,在里面一頓翻找,又找出了幾條。他將其他幾條都捧回了桶里,可是有一條,每次他想去抓它的時候,它都會連跳幾下,跳出他的手掌。泥芭邊捉邊說:“看你往哪里逃,看你往哪里逃!”

  “哥哥!哥哥!”

  誰在喚?泥芭直起腰來,左看右看,就是不見一個人影,也沒有人叫他。泥芭想,自己只有一個哥哥,自己沒叫,是聽錯了吧?

  泥芭不管,繼續捉那條小泥鰍。這條泥鰍確實不大,但是腦袋跟其他泥鰍不一樣,呈圓形,泥芭細一看,嚇了一跳:這條泥鰍的顏色比其他泥鰍都要淺,呈淡黃色;腦袋也不是呈三角形,而是圓形,眼睛比其它泥鰍都要大,會轉動。泥芭還從沒有見過這樣的泥鰍,他捉了好幾回都沒有捉到它,泥芭又說:“你不讓我捉,我偏要捉,回去我就把你煮了,把你吃了,看你還逃不逃!”

  “哥哥!哥哥!”

  泥芭這回聽清了,他看到這條小泥鰍正拿眼看著他,嘴巴在動。原來這是條會說話的小泥鰍!

  泥芭又聽到小泥鰍說:“哥哥!不要吃我!”泥芭停住了手,道:“你會說人話?”小泥鰍點點頭,道:“我會說人話?!蹦喟耪f:“你怎么會說話?”小泥鰍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我生下來就會說話?!蹦喟耪f:“里面還有誰會說話?”小泥鰍道:“除了我,沒有誰會說話?!?br style="line-height:30px;overflow:hidden;color:#000000;font-family:"Microsoft Yahei", "microsoft yahei", sans-serif;font-size:16px;text-align:justify;background-color:#EEF9D1;" />
  泥芭道:“你的父母呢?他們會不會說人話?”小泥鰍道:“我沒有父母,我生下來就沒有見過我的父母。哥哥,這地方沒有泥鰍會說人話,我都快憋壞了,你帶我走,但你保證,不能吃我!也不要把我會說話的事告訴任何人?!?br style="line-height:30px;overflow:hidden;color:#000000;font-family:"Microsoft Yahei", "microsoft yahei", sans-serif;font-size:16px;text-align:justify;background-color:#EEF9D1;" />
  這太奇怪了!小泥鰍想,這怎么可能?小泥鰍竟然會說人話!它是神仙還是妖怪?泥芭聽小泥鰍這么說,當然樂意。會說話的小泥鰍,我才舍不得吃掉你呢。

  泥芭帶著挖好的泥鰍回了家。

  他把其它泥鰍交給娘,唯獨留下了那條會說話的小泥鰍。他把小泥鰍放在一個小的舊搪瓷缸里,里面放了一些水芭溝里的泥巴。吃了晚飯,泥芭對哥哥水宏說:“哥,你去捉一些螢火蟲來,我想用它們來做燈?!备缯f:“你也去吧?”泥芭說:“我不去,我還要寫作業呢?!备缯f:“那好吧,我一個人去!”

  泥芭打發走了哥哥,立即拿出搪瓷缸,小聲叫道:“小泥鰍,小泥鰍!”小泥鰍從泥巴里跳出來,道:“哥哥,我在這!”泥芭說:“小泥鰍,我長這么大,還從沒聽說小泥鰍會說話呢?你一定是什么變的?!毙∧圉q道:“哥哥,我沒騙你,我只知道,生下來就在泥巴里,我跟其他泥鰍說話,誰也不理我,我只有不說了,現在好了,哥哥可以陪我說話了?!蹦喟诺溃骸澳愕眯⌒?,要是被別人看到,就會把你和其他泥鰍一樣煮了吃了?!毙∧圉q道:“哥哥,我會變,在成為泥鰍七七四千九百天后,我就可以變為一個人?!蹦喟诺溃骸澳愠蔀槟圉q多久了?”小泥鰍說:“我成為泥鰍時間不長,還只有九九八百一十天?!蹦喟艑W了算術,基本的加減乘除都會,他算了又算,小泥鰍變成人還有四千零九十天,折合為年,便是11年零36天。日子還長著哩,這期間什么事都有可能發生。泥芭決心保護小泥鰍,一直到他成為人的那一天。他囑咐小泥鰍,他不在的時候鉆進泥巴里不要動。泥芭上學去了,便將舊的搪瓷缸藏到床底下一個從外面看不到的地方。

  可是這件事沒能瞞過泥芭的哥哥水宏。水宏有一次突然來到房間,發現泥芭動作慌張,在藏什么東西。水宏裝作沒有看見似的,問了幾句就走了。等他上學去了,輟學的水宏再次來到房間,他沒有找多久,便從床底下將小搪瓷缸找了出來。

  水宏看到了里面的泥巴,心想,這泥芭,真的只會玩泥巴,竟然把泥巴帶回家來了。他想這樣的舊東西臟東西還留著干嘛,不如丟了吧。于是他將搪瓷缸帶到屋外,丟到坑邊的垃圾里去了。泥芭上學回來,不見了搪瓷缸,到處尋找,他也不敢問哥哥,只是從這間屋找到那間屋,一間一間地找。水宏問他在找什么,他也不說。水宏說,你是不是在找搪瓷缸?泥芭立刻停住了腳步:“你知道?”水宏說:“我看到搪瓷缸很臟,里面凈是泥巴,便將它丟到垃圾里去了?!蹦喟怕犃?,話也不說,立即跑進垃圾里,將搪瓷缸又撿了回來。泥芭看了又看,小聲喊小泥鰍,沒有應答。泥芭又用手去撈,什么也沒有,搪瓷缸里沒有了小泥鰍!

  泥芭以為是哥哥水宏把小泥鰍煮了吃了,氣憤地質問起水宏來:“里面的小泥鰍呢?”水宏道:“什么小泥鰍?我不知道,我壓根兒就不知道什么小泥鰍,我是看你的搪瓷缸很臟,才把它丟了的?!蹦喟挪恍牛骸澳泸_人!是你把小泥鰍煮了吃了,你賠我小泥鰍!”水宏道:“我沒有吃你的小泥鰍,也許是我丟搪瓷缸的時候,小泥鰍自己跑了出來?”泥芭于是又去垃圾堆里翻找,一遍一遍地找,終于在垃圾堆的一個角落里找到了小泥鰍。泥芭又驚又喜,嗔道:“小泥鰍,原來你躲在這,你怎么不做聲哪,害我這番好找!”小泥鰍道:“剛才我睡著了,沒有聽到哥哥的召喚呢?!?br style="line-height:30px;overflow:hidden;color:#000000;font-family:"Microsoft Yahei", "microsoft yahei", sans-serif;font-size:16px;text-align:justify;background-color:#EEF9D1;" />
  水宏這時也湊了過來,說:“什么小泥鰍?這么要緊!”泥芭知道瞞不過去了,便將小泥鰍的事告訴了哥哥,囑咐哥哥不要對外宣揚。水宏驚奇得快把眼珠子瞪出來了,他怎么能相信泥芭說的是真的?泥芭見哥哥不相信,便說:“小泥鰍,你說話,小泥鰍,你說話,哥哥不相信你會說人話?!笨墒?,小泥鰍任憑你怎么催,就是不說一句話。

  泥芭拿著搪瓷缸,走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,問它為什么不說話。小泥鰍終于說話了:“哥哥,我說過不讓你告訴任何人?!蹦喟诺溃骸安皇俏矣幸庖嬖V他的,是他發現了,差點把你丟了?!毙∧圉q道:“哥哥,你知道嗎?每多一個人知道,我就要多一年才能變成人?!薄鞍??!”泥芭不知道啊,要是知道,怎么著也要把秘密守到它變成人以后。

  從此以后,小泥鰍的秘密只有泥芭哥倆知道。

  十二年之后。

  小泥鰍已長成了大泥鰍,一條像蟒蛇一樣的大泥鰍。家人都知道這條大泥鰍是哥倆的寵物,但誰也不知道它還會說話。大泥鰍全身長滿了錦鱗,赤中帶黃,黃中帶綠,有時盤踞在家門前的那棵高若百丈的椿樹上,有時也會來到泥芭的房中,一待便是一整天。

  泥芭已長成了一個二十多歲的壯小伙子,哥哥水宏已分家另過。娘替泥芭操心著婚事,總是催他,可泥芭不著急。泥芭想,誰愿跟一條蟒蛇一樣的大泥鰍在一起?再過幾天,小泥鰍就要變成人了,再怎么樣,也得等它變成人以后。

  這天,泥芭從田里勞作回來,忽然聽到娘喜滋滋地說:“泥芭,娘今天一早就聽到樹上的喜鵲叫喳喳,果真,喜事來了?!蹦喟耪f:“我們家會有什么喜事?”娘說:“你快進你房里去看?!?br style="line-height:30px;overflow:hidden;color:#000000;font-family:"Microsoft Yahei", "microsoft yahei", sans-serif;font-size:16px;text-align:justify;background-color:#EEF9D1;" />
  泥芭一走進自己的房里,就驚得呆住了:一個個子高挑的女子面帶微笑正看著他呢,頭發瀑布一樣傾垂腦后,留海彎彎,十指纖纖,雪肌如玉。

  泥芭長這么大,還從沒見過如此的美女,他結結巴巴地說:“你——你是——”女子盈盈一揖道:“哥哥,小女子正是你守護了十二年的小泥鰍啊?!蹦喟诺溃骸拔抑滥銜兂扇?,可——怎么會變成女子?”女子道:“女子,不是人嗎?”泥芭想了想道:“你走吧,我的任務完成了,你可以走了?!?br style="line-height:30px;overflow:hidden;color:#000000;font-family:"Microsoft Yahei", "microsoft yahei", sans-serif;font-size:16px;text-align:justify;background-color:#EEF9D1;" />
  女子卻朝他深深一揖道:“哥哥!小女子是你救下的,無論到哪里,小女子都是你的小泥鰍!”泥芭道:“你不嫌我家貧?”女子道:“不嫌?!蹦喟诺溃骸澳悴幌游颐渤??”小泥鰍曾被人偷走,泥芭為了救回小泥鰍,耳后留下了一個明顯的疤。女子道:“不嫌?!蹦喟庞值溃骸澳悴皇欠才?,你終究會離我而去?!迸拥溃骸拔也还芪业那笆朗鞘裁?,我只記得你和我在一起。我要你做我的相公哥哥,一輩子!”

  泥芭激動地走過去,抱著女子道:“你是我的小泥鰍,你是我的小泥鰍!”女子道:“你會嫌棄我的前身是一條泥鰍嗎?”泥芭道:“不嫌?!迸拥溃骸澳銜訔壩覠o父無母,無依無靠嗎?”泥芭連聲道:“不嫌,不嫌,不嫌!我們一輩子在一起,白首不相離!”

  從此,泥芭與女子相依相守,不離不棄,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。

上一篇頂 罪
下一篇黃昏奇遇
文章分類: 玄幻科幻推理懸疑
分享到:
熱門文章

熱門文章

副標題

本網站是免費的文學分享交流網站,所收錄的作品、圖片等資料均來自用戶投稿
如上傳內容侵害您的權益,請告知我們,一經核實,立即刪除,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